南京政協
用戶名
密 碼
標準版
個人主頁
登錄
重置
海南环岛赛摩托车
首頁 > 南京史話
胥家塘邊十竹齋
[發布日期:2019-08-22]   本文已被瀏覽過: 次   字號:

    在北極閣、鼓樓崗和臺城一帶之間,有一條街和一口塘,現名“西家大塘”,舊稱胥家大塘。該地區南朝時曾為皇家園苑的一部分,自后逐漸荒蕪。史載宋朝時,這里仍是“足稱異境”之處,雞籠山北,山嵐水色,鶯飛草長。開花時節,如霞似錦,延綿向西至鼓樓崗,春色無限。

    西家大塘原本很大,為玄武湖的一部分。明初筑南京城墻,將其一分為二,一半并入玄武湖,另一半則變成水塘。明末,城內水塘周圍有人來此墾殖,三兩茅舍散居其間,亦有一些士大夫在此建別墅。這里雖處都城邊,較為冷僻,但亦清靜無擾,宅旁垂柳依依,炊煙款款,田沃禾壯,桑麻競肥。更有綠樹成蔭,花香鳥語,極具山野之趣。明代大學士顧起元贊曰:“水田村舍,仿佛桃源。”清道光年間,太仆蔡友石游覽于此,頓生愛意,用重金購地建“晚香堂”,號“晚香山莊”。

    蔡友石之后,又有明萬歷舉人、曾任河北曲陽知縣的胥自修在塘邊購地興建花園,廣植花卉樹木,引來眾多游客,一時名聲大噪。因他姓胥,人們便稱其為“胥家大塘”。據甘熙《白下瑣言》載:“雞鳴寺之陰,近臺城一帶處,有胥家大塘,蓄水冬夏不涸。環塘有田近百畝,旱澇無虞,蔡友石先生購為產,名之曰晚香山莊。地極僻靜,人跡罕至,可為避囂佳境。”

    胥自修擅長養菊,金秋季節,菊花競相開放,千畦萬盆粲若錦繡,一時成為南京最有名的“菊翁”。為了讓更多的人一睹芳容,他還搭建一座高二丈的“菊樓”,秋菊爭芳斗艷,觀者贊不絕口,每年品胥家之菊成了老南京一景。太平天國時期,戰亂頻生,胥家無暇顧及,菊花凋謝無聲。天長日久,不僅胥家菊花為人淡忘,連胥家大塘也被訛稱為“西家大塘”。

    值得一提的是,與馳名中外的老字號北京“榮寶齋”與上海“朵云軒”齊名的南京“十竹齋”,當年就筑于雞籠山下胥家塘邊。

    明代南京經濟文化極為發達,印刷業尤為興盛,市內書坊林立,而其中最值得標榜的,就是流寓南京的安徽休寧人胡正言所創的“十竹齋”。

    胡正言(1580-1671年),出身世代業醫之家,少小穎悟、博學能文,不僅練得一手好字,還善繪畫、精篆刻。崇禎時曾授職于翰林院,尚未赴任,清兵即攻入北京,福王倉惶南逃,竟把大明國璽遺失。朱由崧在金陵建立南明弘光小朝廷后,經吏部左侍郎呂大器推薦,胡正言精心鐫刻了龍文螭紐的國璽御寶,被授武英殿中書舍人。胡正言后辭官隱居南京,因其家中庭院種有翠竹十余株,所以將其居室名為“十竹齋”。東坡先生有言,“寧可食無肉,不可居無竹”,胡正言正應了這句話,可謂同道同好!

    胡正言極具創造力,他大膽革新,對雕版印刷技術的改進和推廣,作出了巨大貢獻,所采用的“饾版”、“拱花”新工藝,將我國古代的印刷技術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。十竹齋則以精美獨特的《十竹齋書畫譜》、《十竹齋箋譜》而譽播中外,這些印刷史上劃時代的作品,為世人留下了一筆彌足珍貴的傳統文化遺產。

 

下一篇:桃花扇底送南朝
[關閉窗口]
南京政協
南京市政協 主辦單位
建議使用分辨率:1024*768 IE8.0及以上版本瀏覽
南京市信息中心 支持單位
蘇ICP備05011449號-1
您是第 位瀏覽者
委員之家機關工作平臺